尋找城墻下 不能忘卻的記憶

趙 輝   2019-07-15 11:17    西安晚報    人氣 ·     

2017年的西安城墻永寧門段 (資料圖片) 首席記者 王健 攝

西安城墻,是這座千年古都最大的標志性建筑,也是世界上迄今保存最為完好、規模最大、 歷史價值最高、最宏偉的古城堡建筑。在六百多年的歷史長河中,這座城墻見證了戰火硝煙,目睹了槍林彈雨,經歷了一次次的劫難,最終卻奇跡般幸運地完整保存下來,不得不說是西安之幸、中國之幸。

回望過去,1983年開始的西安城墻搶救性修復離我們最近,那是一段永遠不能忘卻的記憶,正是有了那次全民參與的大規模修復和保護,以及后來相繼實施的護城河清淤、改造等工程,才使得西安城墻煥發青春,重現輝煌。

獲批7300萬元維修經費

“每天能在這么古老的城墻下休閑、娛樂,真的是一種享受,你看看這環境,西安人民太幸福了。”今年85歲的張云中老先生,從1984年5月開始,就跟城墻建設結下了不解之緣,他曾先后出任西安城墻工程指揮部副指揮和西安市環城建設委員會副主任,提起往事,仍歷歷在目。

2019年的西安城墻尚德門段 首席記者 王健 攝

“現在大家看到的城墻,在1983年以前可不是這樣子的,那時候的城墻只剩下了主體骨架,遠望去盡是殘磚和黃土,可以說是千瘡百孔、遍體鱗傷,護城河也成了臭水溝。”張云中說,1981年、1982年夏天,西安接連遭遇連陰雨,雨水不停,城墻內外不少地方都被淹了,加上護城河排水不暢,極大影響了百姓生活,居住在周邊的居民感受最深,政府部門也很著急。

1981年11月,新華社以《我國唯一的一座完整的封建古城垣遭到嚴重破壞》為題,真實反映了西安城墻的現狀和窘境。這篇文章在新華社《國內動態清樣》發表后,很快得到了國務院、文物主管部門的批示。1981年的最后一天,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下發了關于加強西安城墻保護工作的意見,為西安城墻的保護和修復指明了方向。

面對資金短缺、物質匱乏,城墻不得不修的情況,1982年7月,省委提出用義務勞動的方式修建西安“城墻公園”的創新想法,確定了“維修明城墻、整治護城河、改造環城林、打通環北路”四位一體的施工方案,很快得到了上至中央、下到百姓的支持。“當時省上向中央申請了7000萬元的城墻維修經費,但沒想到卻批了7300萬元,可見中央對修復城墻的支持程度。”張云中清楚地記得。

1983年2月24日,由陜西省、西安市黨政主要領導牽頭組成的西安環城建設委員會正式成立,西安古城墻的保護從此走向正軌。

1983年4月1日,對西安城墻來說,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西安環城建設工程”在市民的期盼中開工,這個時間節點,距離上一次大修的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剛好200年。正是有了這次修復,才有了今天展現在世人面前的墻、河、林、道、橋為一體的西安城墻,才有了城墻下其樂融融的盛世風采。

數十萬群眾參加義務勞動

“修城墻離不開城磚,由于人為破壞、保護不善,幾百年前的城磚所剩無幾,這個時候,政府就號召老百姓,主動將家里用做建材的城磚捐出來。”張云中回憶說,那時候的老百姓一聽說要修復城墻,都積極響應政府號召,用小推車送來了一車車城磚。后來城磚不夠,就在當時的戶縣、長安等地組織磚廠,專門為城墻工程燒磚。

2012年的西安城墻東南城角 (資料圖片) 記者 翟小雪 攝

修復城墻只是環城建設的一部分,這是西安人民盼望已久的工程,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關注、普遍贊揚和熱烈擁護。在人力財力匱乏的年代,政府就組織各區縣、各單位義務勞動,并明確分工。張云中說,在他的印象里,灞橋區、未央區負責修城墻,新城區、碑林區負責修護城河,其他區縣負責修環城林等等。根據這些分工,一場轟轟烈烈、聲勢浩大、全民參與的環城建設工程一直持續到了1985年底。

其間,在蓮湖轄區內的80多個中央、省、市級單位,多次到區政府和街道辦事處要求給他們分配艱巨工作。許多單位主動成立環城義務勞動工程小組,主要領導親自做動員工作,多次召開辦公會議,專題研究參加義務勞動的工作安排,并選派得力領導干部和業務骨干常駐工程現場專職領導和指揮。當時的空十一軍所有現職軍級干部、離休老紅軍,蘭空干休所的軍級、兵團級離休干部,省、市許多黨、政、軍、群領導干部,也都先后參加了義務勞動。工地上還常常遇到一些不報姓名、不取報酬,來到工地就干活,干完活掉頭就走的“幫忙師傅”“過往客人”。

新城區的工地上,有五六名退休老工人,在城河砌石護坡時,幾乎天天晚飯后都主動到城河邊去當“義務指導”。灞橋區工地上有一個人,大約有一年以上的時間,每逢星期日都到工地上去勞動一天,從未間斷。

城墻保護工程的含光閣游船碼頭 記者 謝偉 翻拍

“人民城市人民建”激發了人們熱愛家鄉、熱愛自己城市的美好感情和主人翁責任感。許多社會團體和文藝演出單位接連不斷地到工地慰問建設大軍。一些老文藝工作者還創作了歌頌環城建設的文藝節目。省、市有關單位和一些中、小學都先后深入工地和工棚,對環城建設者們表示親切的慰問。

數十萬群眾義務勞動興建環城公園的消息,一時間成了轟動全國的熱點新聞。一些曾參加過解放西安戰斗的老人,以義務修城河為榮;專家們紛紛獻計獻策,離退休人員也紛紛捐款捐物表達心意。

“環城建設工程克服了重重困難,最終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城墻面貌煥然一新,護城河又有了河的模樣,環城公園樹木成林。”張云中說,這些成績是在黨和政府的關懷支持下取得的,離不開省市政府堅強有力的領導,離不開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持,離不開各部門的密切配合,正是有了這些前提,才有了這個世紀工程的雄姿勃發。

修復工作堅持“科學而不墨守成規”

張云中回憶說,城墻的修復始終堅持“科學而不墨守成規”的方針,這條方針的實行,以首開上游城河工程最具代表性。

西安護城河東南高,西北低,高差12米,無雨季節只有出水,沒有進水,上游積水較淺。而退水渠渠口窄而深,至星火路又有大股污水匯入,水流湍急,深可及岸。如按常規首開退水渠,工程難度較大,如果1983年雨季前沒有完竣,勢必造成比往年更大的水患,工程也將毀于一旦;同時義務勞動隊伍多又沒有實戰經驗,在水深流急的退水渠首開工程,風險太大。而首戰如果受挫,將不利于工程的持續進行。經過反復對比論證,多數人支持首開上游工程的實施方案。

護城河清淤 記者 謝偉 翻拍

經過全市人民一年多的努力,南半城6.06公里長的城墻和城河義務勞動工程于1984年7月9日宣告竣工。古城墻久“病”初愈,雄姿勃發。工程建設初見成效。

1983年開工以后,當年的八、九、十月,遇上了西安地區50年未遇的大雨洪澇,由于正在建設的城河上游工程已經擴大了庫容能力,調蓄了近30萬立方米雨水,因而沒有發生1980年以后每逢雨季河水必然外溢成災的現象,用事實說明了環城建設工程的必要性、迫切性,以及首開上游工程實施方案的正確性。

2004年的護城河 (資料圖片) 記者 尚洪濤 攝

“城墻內墻在修復時,專門留了兩處沒砌磚的地方,黃土裸露在外面,就是讓后人看看,以前的城墻內墻是什么樣的。”張云中說,1985年秋季又一場持續的連陰雨天氣,讓正處于施工高峰期的城墻工程受阻,在這種情況下,經過專家一周的會商,最后決定城墻內墻也要砌磚,這樣不僅便于施工,也有利于保護。

“我從1984年5月開始搞城墻建設,一直到1989年3月份離開這一崗位,前前后后差不多5年時間里,城墻從里到外全面修復完工,在短暫的人生中,能有機會參與這么浩大的工程建設,確實很幸運。”張云中說, 1983年4月至1985年底,大規模的義務勞動基本結束,很多16歲至60歲的人都參加了這個工程;1986年至1990年,完成了技術性較強、施工難度較大的專業施工工程項目,包括環城北路火車站地下隧道工程和商場停車場工程,南門月城及閘樓吊橋復原工程、長樂門、安定門、文昌門、建國門、朱雀門和尚德門豁口券洞工程、含光門新建工程、墻頂12座敵樓和1座魁星樓復原工程等。

1985年2月農歷春節期間,城墻上舉辦了古城燈會,吸引中外游客60余萬人次,修復后的城墻價值凸顯,且這一活動一直持續至今。

今天的張云中老先生雖然已是耄耋之年,但耳聰目明,身體硬朗,在他心中城墻仍是一種牽掛,如何更好地保護城墻,如何讓城墻發揮其應有的歷史作用,他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行動;在他的記憶深處,還時常出現那些當年為了修復城墻而共同奮斗的老領導、老同事、老朋友,還有那些千千萬萬不知名的老百姓、好戰士。

責編:DAMEI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