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秦嶺 感知父親山

李偉 張玲玲   2019-07-16 12:46    陜西日報    人氣 ·     

巍巍秦嶺。記者 趙晨攝

夏夜小雨,黃柏塬的山中霧氣氤氳、綠意盎然。77歲的何多壽坐在屋檐下聽雨喝茶,講述著眼前這座山的故事。

老人說,這座山里有早年他和家人山間勞作討生活的回憶,也有一代代傳下來的儻駱古道的傳奇。老人說,一方山水養一方人,這山是陜西人、中國人的福氣。

這山,就是秦嶺。

眾所周知,他是中國的南北分界線。我們也更明白,他是中華民族的父親山。

秦嶺形成于4億—2億年前。以“億年”計的時光,雕刻著秦嶺“父親山”的模樣:他寬厚,南北跨度200多公里;他壯闊,東西綿延1600多公里;他巍峨,主峰太白山海拔3771.2米。

中華大地山脈眾多,為何獨尊秦嶺為“父親山”?

渭河、嘉陵江、漢江……通過發源于山脈內的支流,秦嶺將自己的血液源源不斷地注入“母親河”的動脈,成為黃河、長江兩大水系的重要水源地。

南水北調、引湑濟黑、引漢濟渭……城市用水告急,即便是山脈之巔也望不見的遙遠,秦嶺之水毫不遲疑,千里馳援。

“生物基因庫”“動植物王國”“天然中草藥庫”……數量種類眾多的生物在山脊和褶皺中“萬類霜天競自由”,秦嶺執著地堅守著人與自然的生息與共。

正是由于這樣的無私與守護,中華民族受益大秦嶺幾千年。

還遠不止如此。

在歷史的演進中,秦嶺龐大的山體阻擋了北來的黃土繼續南下。千萬年黃土堆積、千萬年山水浸潤,秦嶺北麓的黃土高原積累了中華文明的厚度。

老子的《道德經》在秦嶺中著成,蔡倫的造紙術在此山中發明。商旅、兵馬走過的儻駱道、褒斜道、子午道等秦嶺古道還在,被秦嶺滋養的長安古都一城文化半城神仙的景象猶存。

也正是由于這樣的涵養與見證,中華民族在大秦嶺中讀懂了歷史,看清了來路。

山高水長,蒼蒼莽莽。秦嶺,是中國最偉大的一座山,更是最中國的一座山。撥開歷史的云霧,博大寬厚的秦嶺就像一個巨大的搖籃,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像對待父親一樣讀懂秦嶺、敬畏秦嶺、保護秦嶺,如今人們把對父親山的保護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大熊貓是中國的特有物種,也是秦嶺的傘護種——保護好大熊貓的生存環境,也就保護了這里的其他物種。

在一張老照片里,一位老人輕輕地抱著一只熊貓幼仔,為它整理毛發。他的老伴彎著腰,專注地用奶瓶給幼仔喂奶——那是他們一歲孫子的奶瓶和奶粉。

1991年,佛坪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的工作人員巡山的時候,發現并帶回了這只虛弱的熊貓幼仔。三官廟村何家的兩位老人毫不猶豫地拿出了孫子的奶瓶和奶粉。

何家人對熊貓的情誼,是祖孫三代的傳承保護。這些年,老人的兒子何慶貴一直擔任大熊貓野外監測員。老人的孫子何鑫是佛坪“熊貓谷”的飼養員。爺爺奶奶救過的那只大熊貓再回到佛坪的時候,飼養員正是當年和熊貓共用過一個奶瓶的何鑫。

因為有了越來越多這樣的守護,陜西秦嶺大熊貓的野外可見率越來越高。

2015年中國第四次大熊貓調查結果顯示,陜西秦嶺地區野外生存大熊貓約345只,和“三調”的273只相比增長26.4%,增長率為全國最高,種群分布密度為全國最大。

物種保護的前提是生態環境的保護。人們從每一個細節做起:西漢高速的秦嶺服務區建立污水處理設施,實現污水“零排放”;太白縣的高山蔬菜種植堅持使用生物農藥和物理驅蟲;高校和民間的環保組織呼吁和引導更多人參與保護父親山的行動……

單獨對一座“山”的保護進行立法,陜西在全國首開先河。

2007年,陜西省頒布《陜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這是我國首次為一座山脈的生態保護立法。現在對這部條例的第二次修訂正在進行中。

2013年,西安市頒布《西安市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有媒體評論,這是一座具有3000多年建城史的城市,為保護一座數億年的父親山而立的法規。

隨后,越來越多的法規條例為秦嶺而制,越來越嚴格的生態保護政策為父親山而行。

從擴大核心區保護范圍到禁止在秦嶺北坡范圍內開山采石,從強力拆除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到打擊整治破壞秦嶺野生動物資源違法犯罪,陜西正在以最大的力度對秦嶺生態環境實施最嚴格的保護。

護秦嶺的綠水青山,也是在守我們的金山銀山。秦嶺生態,不只關系著周邊城市的可持續發展,更關系著國家的生態安全。

為了實現秦嶺的長效化保護,陜西正在加快籌建秦嶺國家公園。國家公園屬于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中的禁止開發區域,建成后將堅持保護第一,維護自然生態系統的完整性、原真性。

秦嶺,如脊梁一般橫亙在大地中央,統領著中國的南方北方。他的精氣維系著眾多生物的繁衍永續。秉承著父親山的性格,中華民族奮進、包容、擔當,欣欣向榮、生生不息。

秦嶺,不可替代、無法再生。保護父親山,為子孫后代留下最好的生態、最美的秦嶺,這是我們對“父親”的責任,更是這一代人對歷史的擔當。

責編:DAMEIW